开心分手网 网站首页 经典美文 查看内容

来世在哪

2012-12-22 11:25| 发布者: 嗷嗷| 查看: 971| 评论: 0

摘要: 那天可真冷,路面上冻着冰,光滑得很。车子在上面打着转,小伙子在路上走着,急着来到他和女孩相约的地方,西边的太阳马上就要落下去了,留下一丝丝让人们思念的光斜射到行人的脸上和那冰冻的路面上。    小伙子 ...
        那天可真冷,路面上冻着冰,光滑得很。车子在上面打着转,小伙子在路上走着,急着来到他和女孩相约的地方,西边的太阳马上就要落下去了,留下一丝丝让人们思念的光斜射到行人的脸上和那冰冻的路面上。  
  小伙子把皮大衣的领子立了起来,站在广场一边的亭子边,望着夕阳,沉思着,心中有一种急切中的无奈,眼睛转到广场北面的一栋楼,看着那扇窗子,窗子被斜射来的光模糊着,只是黄黄的光亮,他叹了一下气,然后湾下身子,在那冰冻的雪地上画着圈圈,每个圈圈的中间都写上一个爱字,然后那些圈圈又组合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情字。他很认真,象是创意着人生中最有意义的杰作一样认真,他又找来一根小木条,顺着那纹络在厚厚的雪地上深刻着,心中是想让这些划痕永久地留下来,直到他们老去,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他心情中也有一丝痛的颤动,好象暗暗在骂着:“这该死的雪,为什么一过了冬季就会化掉呢?”  
  可女孩呢?在隔着玻璃窗偷看着小伙子,心里是那样地不想让小伙子在雪地里因为等她冻着自己,可她知道,每天要约会之后,小伙子总是要用自己男人的力气与能力来示意着对自己的那份爱,小伙子总是痛苦着自己的没有好好上学,知识少,做得来的事不多,打工的生活蹂躏着他,而这份很痛的爱就这样又给小伙子填加着压力。女孩不忍心看着他的痛,几次想要离开他,让他少一点压力,可是却不能。女孩想,也可能离开他,他会更痛苦。隔着玻璃窗,女孩看到了他两手在用呼出的热气取着暖,女孩的泪水流了下来,那模糊的视线中,她又想起小伙子在工地上气喘嘘嘘地跑到她的学校门前,给她送来那件白色沙裙的样子,手中还有一个本子,同时递到自己的手中说:“这是我这个月正到的,我终于能用我正来的钱给你买点东西了,这个本子,你就留着记下我们所有的日子吧!以后我们老了时好能看看。”他那傻傻的样子,可爱的让自己说不出话来。可自己看着他穿着一套又脏又旧的工作服,脸上还带着灰尘,手上还磨出了血泡,心里就更难过了。想到这,女孩怕妈妈看到自己在哭,更怕妈妈发现自己的秘密,便擦拭一下泪水,这时,她看到,小伙子正在雪地中望着自己。小伙子的眼神,自己的泪水。这是多么无奈的一种爱呀,她不能再忍下去了。她下楼了。  
  她来到了小伙子的面前,两个人眼睛互望着。然后抱在了一起,这时太阳落下去了,冷风吹着他们的脸,女孩的手把他抱得紧紧的,小伙子用手轻轻的梳理着她那飘逸的长发,小伙子的眼睛看着女孩的眼睛说:“要过年了,我要回家一趟,可是不知我这几天怎么过,会很想你。”“没有事的,我也会想你,白天我妈妈上班,你可打电话到我家来,我一定会接,只要你打过来,我们说话,就象现在一样,会象我们离得没有那么远,你就不会痛苦地想我拉。”女孩喃喃地说给小伙子。小伙子把头从女孩的脸上移开了一下突然看看即将要黑下去的天,叹口气说:“其实我好怕的啊!”“怕什么呢?”女孩娇柔地问小伙子。“怕爸爸看我在外面辛苦,让我留在家中做事,在家那边做事是会很轻松,可我会更痛苦,因为没有你。”“别这么说,看着你的苦,当然爸爸会心痛,我,我也是心疼你啊,我也不知道自己看不到你自己会是什么样子。也许不会说给任何人,自己默默地寂寞着,不是有人说思念一个人是种美丽的孤独吗?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,也许我会在忍不住时就偷偷地流泪,我宁愿这样孤独在享受着对你的思念来着。可你可不要,你是一个男汉啊。”女孩还是在说着。小伙子用皮大衣把她裹在怀里,说道:“别说了,我不走了。我不要那种美丽,我要用自己的劳苦在这守候你,这才是我最真实的美丽。你看这......”  
  女孩顺着小伙子的指的方向一着,那雪地上是他划下无数个爱字,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情字,那划痕仿佛刻到他们的心里。“对了,你还是回家看看老人吧,过年了家人会想你,会很想你的。我等你回来,回来时我去接你。好吗?”女孩劝着小伙子。
  小伙子点了点头说:“嗯,我一定会回来,你不要太想我,好好看书,想我时就多看看书,就会少一点痛苦,还有,寂寞时不要闷在房间里,出来走走,和同学一起玩玩。对了没有事时,你就给我打件毛衣,春天我好穿,等你的毛衣打完了,我一定就回来了。这样会很集中精力,就不会想我想的难过自己了。”他说着从包里往外掏出一个小包,打开递到她的手中说:“这是我这个月正的600元钱,我拿100元做路费,100元给家人买点什么,其它的就留给你,给你家老人买点什么,你自己也买点一件过年的衣服吧!对了,别说是我给你的钱,不要让你爸爸妈妈知道是我给的,不然他们会不让你和我来往的。”女孩不想要那钱。但她只能拿在手中,心想到车站再还给小伙子,女孩知道现在是还不回去的。  
  女孩陪着小伙子在酒店吃了饭,然后他们来到了车站,当女孩把小伙子送上车时,把那钱还给小伙子说:“这些你拿着,给自己和家人多买点东西,我拿一张,算是你给我的过年的,总可以了吧?!”隔着车窗小伙子含着泪水把那钱又扔给了女孩,女孩在看着车走远了,小伙子在车窗口挥着手喊着:“保重自己,等我电话...等我回来.....”女孩看着小伙子说不说话来,挥着手,点着头,泪水流了出来.....  
  小伙子到了家,第一个想到是给女孩打个电话。可电话的另一端是女孩的妈妈,“你是不是打工的那个小伙子,你找她做什么?她感冒了在打点滴。以后不要再来电话了,她不会接的。”小伙子不知自己该再说什么了,只能放下了电话。  
  女孩感冒稍好些就买来了夕阳红色的毛线在给小伙子打着毛衣,女孩在房间守候候那部电话,可是几天没有打过来。  
  这天,女孩还是一样地打着手中的毛衣,放着那首《离别的车站》的音乐,听着听着,电话响了,她拿起了电话刚要说话,妈妈进来了,一把扯下了女孩手中的电话说:“是我朋友来的电话在,我来接。”可电话中的声音女孩听到了:“是你吗?怎么不说话,我想你,你感冒好了吗?说话......”她听到了小伙子的声音,可妈妈一句话也没有说挂断了,然后说:“你这不争气的东西,再要是有他的电话来,我和你爸爸就不认你这个女儿。”一声门响,妈妈出去了。无助与寂寞让女孩的心再也不可适从,她把那毛衣装在一个包里,她想到了小伙子告诉她的“心情不好时不要把自己闷在屋子里,出去走走。”的嘱咐,她想出去走走。  
  女孩来到广场那雪地上,看到了小伙子划在那的一个又一个圈圈,一个又一个爱字组成的情,女孩哭了。天黑了,她想到同学家把那件毛衣接着打下去。 
  路还是冻得一样光滑,女孩上了车,路灯下的车子走得很慢,但还是打着转,她多么希望此时能在这路面上看到小伙子的身影,她想抱着他哭,她想和他有一个两个人的小屋,她茫然地看着车窗外面的光滑的路和小心地走着的行人。 
  突然她听到了一声响,车子飞出了好远,两车子撞在了一起,她包里的毛线球顺着撞碎的玻璃滚出好远,女孩感到自己被压挤到了里面,只有手还能动,她用力地抬起手扯着滚出的毛线的另一端,她没有感到痛,她看到了头上的血流了出来,眼睛好象也模糊了。可那手还在扯着那线的另一断没有放开。  
  抢救了三天了,女孩一直昏迷着,爸爸妈妈哭着守候着她,盼着她能醒过来,医生告诉女孩的妈妈,如果女孩醒过来有什么话要说就抓紧时间说出来,女孩要看到的人就马上叫过来,因为她的时间不多拉。也可能只能再挺一天。哭哑嗓子的妈妈和痛不欲声的爸爸愣愣地抓住了医生大声叫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阿?”那件织了一半的毛衣放在一边的一个长条凳子上,没有人再去动它。  
  半夜了,女孩动了一下,妈妈感到了她握在手中的女儿的手动了一下,她压住了哭声问女儿:“孩子想和妈妈说什么,快说吧,妈妈怕你睡着了,别睡啊,孩子。”“我...我...想他...”女儿断断续续地说,停了一会又说:“毛衣...拿来...”妈妈看着女儿,明白了,她哭着把那长凳上的毛衣拿过来给她看,她似乎想要伸出手去拿,可她的手抬不起来。女孩嘴里喃喃着“想...他...”。  
  妈妈抽泣着告诉她爸爸回去从电话中查一下号码记录,让小伙子马上回来,就说女儿出事了。爸爸回去了,女儿睡了过去。  
  妈妈悔恨自己地哭着,她想女儿最后一定是想把那件毛衣织完,想看到小伙子。她哭声伴着那毛线球开始帮女儿继续织着那件毛衣。她的泪水和女儿在车里流出来的血混在那半截毛衣上,妈妈就这样织着哭着。  
  当小伙子回来时已经是第三天了,小伙子哭泣着握着女孩的手,妈妈爸爸想让他们能单独地呆会,他们出去了,女孩在昏迷中第二次睁开眼睛,她看到小伙子来了,嘴角微动着,小伙子只能擦干泪水看着女孩的口型,说:“我回来了,你不要着急,慢慢说。”他看着女孩的口型,好象是在说:“想你...”女孩又一次昏迷了过去,妈妈进来把那件毛衣递到小伙子面前,小伙子把那件毛衣拿在手中,那上的血迹仿佛在揪着他的心,小伙子再也压不下去哭泣的声音了。女孩好象听到了他的哭声,又一次睁开了昏迷的眼睛,用力动着嘴角,但没有声音,好象是在说:“别...哭...,...来...世...等...你...”她闭上了眼睛,小伙子突然感到他握着的女孩的手冷了下来。医生看了看女孩的眼睛对小伙子叹口气说:“她走了,瞳孔放大了。她可能是在等你吧,她坚持了好久了,她头部组织百分之八十早就死亡了。正常是不会坚持到现在的。”  
  这天是女孩走后的第三个星期,小伙子穿着那件带血的毛衣,披着那件皮大衣,同样是那天相约的那个时间来到广场那个亭子边,他看着那一个个圈圈中的爱字,似乎被新下的雪蒙住了一些,但可以看到,但那天晚上女孩一个人跑来她留下来的脚印还是清晰可见。  
  小伙子还是抬起头来看着楼上女孩家的窗子,一切都在寂寞与痛苦中。  
  一位散步的老大爷走了过来,坐在那亭子的一个石坐上,问他:“小伙子,你在找什么?”他抬头告诉老大爷:“我在找我的生命。”老大爷借着夕阳的余光看着小伙子的打扮,发现了小伙子身上的血迹,不解地叹口气说:“小伙子,不管什么事可要想开呀,唉.....”老大爷走了。  
  小伙子好象从那些划痕中找到了生命的美丽,但他的心很痛,他在心里问着自己:“人真的会有来世吗?”然后他痛苦地哭着大声喊到:“告诉我,来世你在什么地方等我?.....”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